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21年01月13日

雅安的美学地图

□ 曹文生(陕西)

追溯青衣江的流水,就能抵达青衣羌国故地。

我翻阅了整个南方,才看见那散落在雅安大地上的遗址

长满了中国古老的文字。

一束束古老的光,与雅安的山水一一对应

我在雅安的高颐阙,能读懂历史深处的嬗变吗?

那些石质的脸谱,带着羌人远古的体温

或许,在石刻的背后,是羌族踏破山水的发言

我于高处,观青衣江辽阔的水域

群山寂静,像沉默的另一个版本。

谁知道,这风流的青衣江,只不过是锦绣山河里的一条云袖

被雅安摆动着。

你看,芦山范敏阙像一本陈旧的古书

每一页都堆满了时光的褶皱

我无意于说出那个词:沧海桑田

这埋藏在大地中的石器,像一枚枚沉睡的文字

它们组合在一起,去辨别雅安古老的身份。

 

青衣江畔,沉寂多年的河岸开出众多的花朵

那彝族、羌族、苗族、土家族、瑶族、白族、傣族、布依族

像青衣江的一根根肋骨

串联起一首关于雅安民族走廊的盛大民谣。

面向青衣江,听见江水嘶鸣

这雄壮而无垠的人间,需要安抚雅安更多的风雅

周公河、荥河、芦山河、田湾河、安顺河、流沙河

都是雅安生出来的孩子

它们安静地流淌着,让雅安成了山水的乐园。

我们在此处,体味着中国喂养给我们的方位语意:

北依青衣江,南靠大渡河

如果可能,我宁愿用月光覆盖着的乡愁

去皈依雅安的灯火。

 

在蒙顶山,我采撷古典的词汇向雅安献礼

这是时光孕育的一种尊敬啊!

在山水编织的河山里,珙桐高举雅安古老的名片

我知道,南丝绸之路引领着千年的时光,那么漫长

从富林文化到古离堆

我看见在雅安书页上翻滚的日月,把雅安的每一个角路都照亮了

一个人,于蒙顶山顶遥望

依稀听见汉代石兽猛虎下山的声音

沿着青衣江的流水,凝合成雅安的满城春色。

 

在碧峡峰的深处,萦绕不断的群山石兽

一一对应着金丝猴、苏门羚,它们在峰中鸣叫

像时光的回声。

我热爱雅安,不过是爱它的溪水、群山和那几盏灯火

我喜欢:

这头顶的星空与脚下的大地

它们是雅安的两个维度,上指星光灿烂

下落上里古镇

让青石巷的影子掌控着雅安不停息的风声

我想,一个人只有靠近内心的光亮时

才能看见群山的悲喜

夹金山与二郎山对峙,这暮色下的色彩

是雅安最柔软的言辞。

我不向往轮回,只羡慕此处安眠的红色文化

那大渡河的水声

洗净了雅安的身子,我予远方赠予雅安的百鸟朝凤

煽动着雅安新的古朴。

这一座城,不虚拟灯火辉煌

只打捞鲜活的人间。

 

神笑了一下,雅安就漏下了数不尽的雨水

高处的暖流撞击青藏高原,雨下在群山的思想上

雅安被雨水托举,于孤独之中滋养草木

我们从约定的时间里归来,听见命运反刍的声音

雅安不过是把李白写下的月光

倾洒在大地上。我站在神木垒前,为青翠的茶海、木林喝彩

这叠合在一起的云烟

成就了天府之肺。

 

盐城古道,向我招手。

我踏着雅安的温暖而去,是时候与古老的事物和解了

我必须与它统一言辞

予大地寂静

我站在大地上,捕捉到了唐代白马泉的澄净

金凤寺里,我听见风里带着说不尽的悲悯

是谁掌管一柄木刀,让木头开了花

回头看见,那些雕花的建筑,成了远山淡水的美学地图

或许,木刀成笔,正书写一阙雅安建筑的曲子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