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内容详情
2019年09月11日

为巴山蜀水传神

——记著名画家屠古虹先生及其艺术

□ 力知   世刚

屠古虹先生是当代著名的艺术家( 1914 年-2010年),浙江宁波人。上世纪三十年代从师徐悲鸿大师,多年来他用心血所描绘的长江三峡天险,已变成了万倾碧波的高峡平湖,然而这一平湖是藏着永不寻常的波澜,这个艺术家的灵魂游荡其间,屠老先生的传世之作由于有鲜明的艺术性,影响深远。

屠老先生山水画,远承宋画之雄浑精谨,近宏悲鸿大师现实主义,中西结合宗旨,它的鸿篇巨制视野开阔,气势磅礴。设色妍雅,技精法备,在中国现代画坛上自立面目。联想清人张问陶一首诗:

峡雨蒙蒙尽日闲,扁舟真落画图间。

便将万管玲珑笔,难写瞿塘两岸山。

初读此诗感到空灵神逸,然末二句笔锋一转,又婉转凄绝,犹如峡中猿啼。的确,这是猿啼,是自号“蜀山老猿”的张船山先生的声音,面对三峡大自然的鬼斧神工,面对三峡数千年历史文化沉淀,用毛笔、宣纸来表现它雄浑、博大、精深,有“便将万管玲珑笔,难写瞿塘两岸山”的感慨也不奇怪。同时,船山先生两句诗,在山水画领域矗立一个标杆,两三百年来,许多丹青高手跃跃欲试,反复的琢磨冲刺,从一代又一代人的实践中,人们更逐渐认识了三峡是一部书,一部百科全书,谁想在描绘三峡的作品上在形式、语汇上有新的创意,必须认真研究阅读这部书。古虹先生是其中佼佼者。

屠老的艺术指导思想与徐悲鸿先生的艺术现实主义艺术一脉相承,与宋代的山水写实画风相关这一点。仅仅从诺贝尔化学奖的获奖者霍夫曼教授收藏的“金顶积雪”一画看出,若不署名,一定疑为宋人之作,那种空灵肃穆、单纯,透射出宋人内心世界强大而自信。

屠老的画风是庙堂之风,具有华贵、精致高雅气象,明显继承了宋人王希孟、赵伯潇先贤的特长,而那种具有皇家气派,有别于宋元以来千年的山林气、书卷气、市井气、胭脂气,用今天的一句话而言,具有正大气象。

笔者乃屠氏门人,将绘画巴蜀山水的大家作了梳理,唯有个性这种艺术化的人格魅力的艺术作品方可长留传世。张大千得蜀山之灵气;黄宾虹得蜀山之幽微,傅抱石得蜀山之迷蒙;李可染得蜀山之古拙;吴一峰得蜀山之精严,陈子庄得蜀山之玲珑;冯建吾得蜀山之峻拔;陆俨少之得蜀山之峥嵘;屠古虹得蜀山之雅妍。从上可知,屠古虹先生作为近现代山水画坛的一名骁将绝不逊色!

评述屠古虹先生的艺术成就,在徐悲鸿教学体系中可见地位。关于这一点,是相当难的。因为徐悲鸿是一位反传统的艺术大家,在他早年对古代山水画成就多有抨击,他提出与一般画坛相反的观点,向学生传授一种现实主义的精神与创作方法,而屠古虹将这种素描透视方法与传统笔墨结合,创造了具有时代特征,又别于传统青绿,又别于四王式的写意山水,在表现三峡地貌的绝壁、沙洲、暗礁、飞泉、奇峡、深涧以及水波、回澜、碧潭,都运用了写意方法,由于屠先生的书法具有魏碑功夫,用了线条写意出来的,避免了郎世宁那种教学挂图刻板的摩描,而在表现三峡两岸,重庆、涪陵、石宝寨、万州、巴东、宜昌、葛洲坝,更发挥了他的才华,将那些特有的川东吊脚楼、新建的厂房、码头、桥梁、大厦、街市、舟船都十分谨慎地、写实性的反映出客观物象,他的画是一部老三峡自然景观与人文景观的一部丛书,是我们后人研究这一地区不可多得的图像资料。这种重要性,是从杭州重建的雷峰塔,可以看出宋人留下西湖画图而解决了难题。

综上所述,徐悲鸿先生因种种原因,他的建树在人物画与花鸟画方面,成绩斐然,卓立千秋,然而在山水画方面的开拓,由他的学生来继承这一点。1991 年廖静文女士到成都,非常欣赏屠老的作品,对屠老说 :“ 您到北京来办展览,不必去美术馆,直接到悲鸿馆。”1997 年,83 岁的屠老再办展览,廖静文女士又发贺电,这些事例,充分印证了屠古虹先生的成就,然而在山水画领域的成功,使徐悲鸿先生的教学体系更为丰满,以一个全方位呈现于艺坛!在人物画方面,蒋兆和先生全面继承徐悲鸿先生的艺术体系,在花鸟画方面,吴作人的没骨花鸟画拓展了花鸟画的创作范围,而屠古虹的山水画成就,虽然姗姗来迟,却是一道靓丽的风景!

瞿塘风箱峡

巴东秋风楼

大江东去

西陵胡银滩

错开峡锁龙柱

屠老作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