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这已经是最后一期了哦!

我知道了

内容详情
2019年09月02日

四川盆地天然气开发路在何方? 深层碳酸盐岩储量巨大潜力十足

四川经济日报记者  唐千惠

当前,在全球能源体系中,天然气作为一种可靠的、可承受的、可持续的绿色能源,在能源结构转型中作用日益凸显。

其中,深层碳酸盐岩油气资源量,约占全球油气资源总量的70%,在世界油气生产中占据极为重要的地位。而据最新一轮资源评价,四川海相碳酸盐岩待发现资源量近10万亿立方米,开发潜力巨大。

8月29日至30日,第四届成都天然气论坛召开,11位院士、能源领域的200余名专家学者就当前中国及四川盆地碳酸盐岩油气藏勘探开发的资源基础、勘探进展、创新技术、开发方向等内容进行了深入探讨,为保障国家能源安全贡献“智库”力量。

安岳气田(图片由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提供)

探秘——

四川盆地   深层碳酸盐岩气藏“潜力股”

“我国碳酸盐岩勘探面积达60万平方公里,资源量大于25万亿立方米。”论坛现场,中国石油学会理事长赵政璋一语道破我国碳酸盐岩的资源现状。

如果以碳酸盐岩为“命题”,在中国幅员辽阔的版图找答案,塔里木、四川、鄂尔多斯三大克拉通盆地则跃然纸上。数据显示,以上三大克拉通盆地内部裂陷和古隆起都非常发育,不仅成藏条件优越,而且探明率不到15%,资源潜力很大。

中国工程院院士胡文瑞也在论坛现场明确提出,四川盆地具备形成大气田的条件,有“气大庆”特征。无独有偶,中国石油学会天然气专业委员会主任、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党委书记、总经理马新华也提到:“在中国西部三大叠合盆地中,四川盆地海相克拉通最稳定、成藏组合最多、天然气资源最丰富。”事实上,根据最新一轮资源评价,四川海相碳酸盐岩待发现资源量近10万亿立方米,勘探潜力巨大。

基于良好的资源基础,西南石油大学副校长郭建春在作题为《深层非均质碳酸盐岩储层酸压认识与实践》学术报告时提到,“十四五”四川盆地深层碳酸盐岩气藏勘探开发的重点,应是外围龙王庙组低渗储层、震旦系台内低渗区、川西栖霞组。

这是一次机遇,记者从论坛现场了解到,围绕深层碳酸盐岩气田勘探开发,国家能源局已启动四川盆地国家天然气战略生产基地专项规划编制。

这也是一次挑战,要知道,深埋碳酸盐岩地层经历了时间久、期次多的成岩流体改造,其储层孔隙成因存在较大的不确定性与多解性,是油气勘探领域的难题之一。

开创——

从无到有   我国探索深层油气“无人区”

马新华说:“美国是非常规天然气勘探开发的领跑者,我国是深层、超深层碳酸盐岩气藏的领跑者。”

领跑,意味着没有经验可循。

经过十余年攻关,我国已在深层油气的深度、成藏和效益三大极限上,取得自主创新重大突破,率先进入世界深层油气勘探开发的“无人区”,先后建成了普光、安岳等百亿立方米产能大气田。其中,安岳气田是迄今国内发现的最大碳酸盐岩气田。

这个位于四川盆地中部、四川省遂宁市、资阳市及重庆市潼南区境内的气田,蕴藏在5亿多年前的地层中,古老而复杂、非均质性强、勘探开发难度大,全球无同类型气藏高效开发先例。

迎难而上,才能破茧成蝶。中国石油西南油气田公司常务副总经理谢军表示,川油人历经60余载不懈探索,创新地质理论,攻关瓶颈技术,在高效开发方面,创立了叠合盆地古老碳酸盐岩多期成藏理论,形成了特大型古老复杂碳酸盐岩气藏精细开发、大型气田优快建设、特大型气田开发智能管控等多项关键技术。获得了国家级、省部级科技进步奖共计25项。发布国际标准3项、石油行业标准10项,授权发明专利35件,发表SCI与EI论文50余篇,出版专著5部。

记者了解到,目前,安岳气田已探明储量近万亿立方米,建成150亿立方米年产能力。“安岳气田降低了国家天然气对外依存度5%,全国每生产14立方米天然气,安岳气田贡献1立方米。”同时,据谢军介绍,安岳气田的保供能力也极为突出,“安岳气田年产气130亿立方米,约占川渝地区的30%,占全国的7%,可保障1800万个家庭冬季用气!”

下一步,安岳气田还将继续跟踪气藏治水动态,完善气藏整体治水技术,优化开发井网,进一步提高气藏均衡动用程度,加快外围评价建产,进一步提高单井产量。提到未来目标,谢军说:“2020年底累计建成150亿立方米/年产量规模,2025年底累计建成200亿立方米/年产量规模。”

解码——

高效开发   打造碳酸盐岩未来“主战场”

安岳气田勘探与开发的故事,堪称一本勘探理论的创新史,为国内外同类气田勘探开发提供了宝贵经验。面对全球不断推进的能源结构转型,很明显,四川盆地将是深层碳酸盐岩气藏勘探开发的“主战场”之一,对提升我国油气自给能力意义重大。

如何让“潜力”变成“动力”?在第四届成都天然气论坛现场,“高效开发”是一个高频词。

中国工程院院士罗平亚提出,更好地保证深层碳酸盐岩气藏高效开发,要高度重视两个问题。一是深层高压高产气井生产一定时间后的环空带压问题。“深层高压高产气井环空带压是大概率事件,危害客观存在,处置困难,目前预防和解决问题的技术不成熟。”罗平亚提出;二是要加强深层碳酸盐岩气藏的储层保护,已有的储层保护技术主要适用于砂岩储层,储层保护技术实现新突破,会开创更好的油气勘探开发局面。

“没有绝对的高效开发,只有相对的高效开发。”中国工程院院士袁士义强调,加强气田开采、稳产方式的研究,以及开采规律、后期提高采收率、技术经济界限和评价等方面的研究,对高效开发气田有重要作用。

同时,马新华表示,实现深层、超深层碳酸盐岩气藏的高效开发,要加强基础地质研究和关键工程技术研究。在勘探方面,要加强深层、超深层古老层系烃源岩、成藏机理及古裂陷等方面的研究;开发方面,要加强提高气田采收率等方面的研究;在工程技术方面,要加强超深井长水平段钻井技术、“一趟钻”技术以及高温高压高含硫钻井工具等方面的研究;在非技术方面,要构建企地协调机制、共享机制,创造良好的生产建设外部环境。

不仅如此,中国工程院院士高德利还提出,钻完井工程技术是重要的攻关领域,高德利说:“井身结构优化、多梯度控压、固井质量、钻完井技术等是重要攻关方向,钻头、钻具、钻井液、钻井参数等主观因素与地质客观条件匹配、优化无止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