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内容详情
2019年06月12日

萧二:珠帘不卷 云外闻弦

□ 杨蜀连

艺术简历

萧二,职业画家。出生于1966年12月,四川省美协会员,四川省美协花鸟画专委会委员。

良夜

花语

心斋

 凝眸(扇面)

雄风

秦风汉韵

新荷

萧二的作品,淡雅轻盈,灵动飘逸,具凝练简约之美。他的画,线条感强,色彩淡雅,构图微妙,整个作品充满中国画的意趣之美。萧二的古代仕女,寥寥几笔,在线条与色彩之间,顿生轻灵之气。萧二笔下之马,笔意纵逸,苍劲清润。在意象与具象之间,笔力犀利,水墨浓淡细劲,有曲尽其巧的浓郁,把自己笔下的骏马图画出了碑刻般的古风之韵。

萧二是一位很有辨识度的画家。

他身上有一种与当下的喧嚣浮躁截然不同的安静。萧二身形敦实,长发飘逸,圆脸,大鼻头,眼神温暖,言语温吞,散发出一种脱俗的恬淡气质。与萧二聊天,举手投足间他都似在沉默与思考的蜿蜒小溪,停顿,回忆,梳理,然后再慢慢一句一句吐出。他应该是一位颇有故事的人,但他不会滔滔不绝的马上把故事讲给你听。很显然,喜欢沉思的萧二是一位情感细腻且慢热型的人。我想,如果要与萧二畅聊,一定是在多次接触并熟悉之后,双方就着一杯浓香型的烈酒,或许他才能豁然开怀。

2019年初春,武侯祠博物馆举办的中国著名花鸟画家秦天柱先生与著名画家刘朴先生部分弟子的一个国画大展上,萧二的作品位列其中。开幕式那天下午,人头攒动挤满观展人群的武侯祠博物馆展厅一楼,画家们的画安静地挂在那里,一眼望去,萧二那幅名为《花语》的作品,却在很多作品里猛然间跳跃出来,以清新的气息,令人眼前一亮。显然萧二的笔墨与绘画的意境,受到他的老师中国著名花鸟画家秦天柱先生绘画风格“雅逸、唯美、空灵、深邃”的深刻影响。但是,萧二对诠释自身心性的艺术创作,以及题材的选择上,却深深烙印着自己对美学的认知,他的画面,渗透自己领悟的中国画笔墨与色彩的独特味道,折射出令人想去阅读的视觉美感与幽淡清雅,从而让其作品满纸充满了烟恋的笔墨意趣。

阅读画家萧二的作品,让人不由想认知画家萧二这个人。

不同于画面的疏淡、清朗与通透,初次接触并访谈的萧二有一点沉默、羞涩与拘谨。但很快,他很礼貌地起身走出去,站在小茶馆外面露天的空地上,抽了一支烟。灰蒙蒙的天空下,萧二默默站在外面,一声不吭,感觉他是一本碎片似的散文集。萧二,站在婆娑的绿荫下,宛如昨天才从遥远的山中缓缓走来的隐士,身上还带着山风吹拂过后野草芦苇的味道。他的气质,骤然一看,好似不食人间烟火,有点山里的素朴味道。但是,很有趣的是,他其实是一个烟火气很浓郁的人。几番交谈下来,萧二很快自在随和起来,微笑渐渐显露在他的脸上,他开始轻松起来。身上的烟火气也开始渐渐弥漫。他说自己很喜欢买菜,懂得各个季节的新鲜蔬菜,他注重家庭的美食烹饪艺术。谈到擅长煮饭炒菜的贤惠妻子与小时候胖嘟嘟的聪明儿子,他不由自主的全身都活泛起来,幸福感顿时浮现在眉眼之间。

“虽然我一般不煮饭,但我喜欢买菜,一走进菜市场,我在色彩绚烂的蔬菜瓜果之间,会找到满足与喜悦。”或许,萧二是一位很多时候都喜欢生活在自己精神世界里的人。从外在来看,萧二的散漫与自由,体现在有意无意的生活日常。但是,从内在来看,萧二对作品创作的严谨与专注,同样缱绻于他至今走过来的有意无意的星光岁月中。

“我也并不是天天画画,我画画按照自己的心境而画。我不画画时,就在家读书喝茶。我想画画时,会连续画一整天或者几天,沉迷其中,茶饭不思。如果午饭时间到了,我太太也不会打扰我,她会把饭菜给我留出来,我画完才出去吃饭。”他天性散淡,不急不躁,属于那种有时候身体坐在凳子上,灵魂早已天马行空神游四海的艺术家。从幼小时就喜欢绘画并一直坚持绘画到今天的萧二,对艺术的思考以及一直追寻的艺术方向,始终有自己独到清醒的认知。“我画画,有很大的自由度与空间感,没有任何思想压力,唯有对艺术探索的深层思考,常常让我陷入沉思,总之我在创作上是比较自在舒畅的。”他不喜喧嚣,独居画室,择友而交。日常生活在成都市区与家乡的萧二,在画画、读书、思考、发呆与菜市场之间徘徊,烟火气与艺术的交融,既简单,又充实。尽管有一种常人眼里很跳跃的生活画面,但却深藏趣味十足的朴素的民间生活乐趣。

与萧二聊天,你不能着急,要有耐性。

萧二身上的烟火气与避世清明的绘画习惯,很和谐地构成了一位画家鲜明纯粹的个性特点。萧二的善思以及安静,也让他在国画的创作上,一直坚持画与自己心境契合的作品,他遵循古代中国画的气韵生动,但他更注重画面的唯美气息与构图的空灵。他追求画面的空灵感,因而在留白很多的宣纸上,他是循着一股清新的气息来完成他笔下的每一幅作品。艺术的追求与探索道路上,萧二从未停止过前行的脚步。他似乎一直在画面中追寻与捕捉与自己灵魂相契合的某一种释放点,而这种释放,就是画出他自己内心认可的好画。他不断的否定自己,又不断地调整方向。他追求笔墨神韵之外的灵动意境,讲究留白,注重线条,讲究诗书画印的融合,呈现丹青之美。最终,他逐渐在笔墨淋漓与题材的琢磨历练中,找到了与自身个体精神诉求相契合的中国水墨的感觉。

萧二喜欢画古代仕女。“我对美好的人物与事物充满热情,他们是我创作激情的基础。”他欣赏一切美好的东西,在萧二的内心与眼睛里,应该装满了美好与善良。他崇尚古代唐宋时期的文人诗词与绘画,尤其宋代的文化给予他无限的遐想与品位。他的古代仕女图具有轻盈含蓄的韵味,比如作品《芳华》《花语》《夏》等等。作品《芳华》,萧二运用具有白描的手法,线条洗练,干净利落,但女子的发髻却在水墨的浓淡之中显露出丝丝绕绕的发髻之美,特别是画家在发髻中间的那一点青绿,突兀地跳跃出来,恍惚一瞬间,就有了一点心跳的感觉。作品《花语》,应该是近年来萧二系列作品中的一个显著符号,受到很多藏家与观众的喜欢。大多数时候,很多画家都喜欢在团扇上画古代仕女,但却极少有人在宣纸上只画一把团扇,再在团扇上画一个古代仕女。可萧二在画面的构图、色彩与线条上别具一格,出其不意,很是微妙。画面上,团扇是写实的,竹子扇柄的骨节在水墨的流畅里,蕴含着岁月的积淀;古代仕女的面容恬静,她的眼睛是一条眯缝的长线,嘴唇却是饱满的红,整个面部是温柔水墨的简约之美。但是,背景底色却是色彩浓烈的蓝色,交错着浓墨的桃花枝干,几朵桃花盛开其中,于是,背景浓郁色彩的饱满与仕女面部清秀白皙的素朴纯净,很祥和地交融辉映,缕缕仙气,婉约潇潇,这幅作品的趣味与画面的唯美感顿时就弥漫出不一样的清雅与透澈。

萧二笔下之马,笔意纵逸,苍劲清润。他善于构图与借鉴,把自己笔下的骏马图画出了碑刻般的古风之韵。比如作品《马》,就足见萧二在水墨笔力上的劲道。他主要运用水墨浓淡墨色的变化,以浓、淡、干、湿、疏、密、虚、实和留白的表现手法,来描绘一匹充满诗意豪迈的雄壮俊朗之骏马的达意与神气。在画马上,萧二的构图与思考颇具具象之外的意象。有些画面,只有一匹马,这匹马淡定而禅意。

自古书画同源,二者在骨法、笔意、线条与意境上有着紧密的联系。萧二的书法颇有造诣,具有独特的味道。萧二的书法,笔力相连,宛若篆刻,又如隶书,密密匝匝如音乐般流畅出来,具有很强的韵律感。因此,观看萧二的书法,是一种视觉享受,更是一种精神品读。因为,这些书法更如一幅画般连绵不断地呈现在观者面前。

纵观萧二的作品,皆气息清雅,韵味十足。他的作品几乎都具有留白很多的特点,他也几乎没有满构图的作品。萧二追求的是通透的清雅。也许,当宣纸铺在他的面前时,他的心境只有那一枝唯美的桃花、一匹野逸脱俗的骏马、一个素朴典雅的古代仕女。这些元素就是画家内心深处艺术表达的某一种精神符号的折射,或者是一种隐喻。更或许,画家萧二在创作时,更愿意以这种中国画大面积留白的方式,来营造和表达画面之外的意境。这种意境,关乎萧二的精神诉求,关乎他内心的秘密,关乎他的审美意识,以及未来在艺术创作上的无数未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