数字报刊平台

内容详情
2019年05月15日

南部县法院巧“布局” 老赖异地“落网”

四川经济日报南充讯(记者 李国富)“您好,是南部县人民法院吗?我们发现鲜某志、王某、鲜某发正在宾馆入住,已被控制带至派出所,请迅速派人前来处理。”5月9日上午,南部县人民法院执行局法官接到乐山市中区彭山路派出所民警来电,法院申请协助执行的临控人员已经出现。执行法官立即请示领导,汇报案情,带领法警共5人,顶着烈日从南部县赶赴乐山市。

据悉,2014年鲜某志与王某夫妻二人因工程所需向赵某借款30万元,他们的儿子鲜某为担保人,由于这一家三口逾期不还钱,被诉至法院后进入执行阶段。在法院告知、督促履行生效判决确定的义务后,这三人一再拖延履行还款义务,执行法官多次通过执行查控系统和实地调查寻找被执行人财产未果,这家人竟然与法官玩起“隐身”。

2019年4月23日,法院将鲜某志、王某、鲜某发身份材料提交给公安机关纳入临时布控系统。5月9日上午,鲜某志、王某、鲜某发入住乐山一家宾馆。未料,住宿登记后不久的鲜某志、王某、鲜某发即被公安机关临时控制,并交予法院。

从乐山市赶回南部县的4个多小时路途上,执行法官一边联系申请执行人赵某到法院,一边向车中三位被执行人释法明理。当天回到法院已是深夜11点,申请执行人赵某早已在法院接待室等待,当看见三位被执行人时,申请执行人赵某情绪异常激动,强烈要求执行法官对被执行人采取拘留措施。法官说道:“拘留不是目的,目的是还钱”,并上前安抚赵某的情绪,接着积极组织双方当事人进行协商处理。申请执行人将利息、案件受理费、保全费、公告费、迟延履行金等款项计算完毕共36万余元,鲜某一家表示认可,并当场表示马上转30万元,剩下的6万余元在今年7月底付清。

申请执行人赵某收到被执行人鲜某的转账28万元与现金2万元时,已是凌晨1点,赵某写下收条并说道:“这个钱我本没指望收得回来哦,感谢法官这么晚了还在陪着我们协调案子,还把我的钱执行回来了,感谢感谢!”到此,双方当事人达成和解协议,该案以终结方式结案。

据记者了解,2018年来,南部县人民法院积极加强与公安的执行联动,联合出台《关于建立执行联动机制的实施办法》,细化责任,密切协作,将下落不明、长期玩失踪、“躲猫猫”的失信被执行人信息提交给公安机关实施临时布控,一旦被执行人使用身份证触网,公安机关则立即出动警力临时控制被执行人,并第一时间通知法院,法院快速反应小组人员接到信息后及时将被执行人带回法院。截至目前,法院已经向公安机关提交了纳入临时布控系统59名失信被执行人的身份材料。